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经济视角

祁金利:共同富裕关乎国之大者

时间:2021-10-08 20:42:56来源:人民日报作者:祁金利 点击:

  共同富裕,是相对于两极分化來说的。

        共同富裕,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是美好的理想,在社会主义制度诞生之前,从来没有哪一个社会实现过长期的共同富裕。原始社会由于生产力低下,谈不上富裕和共同富裕。而在之后的阶级社会里,不是已经形成了两极分化状态,就是正在向两极分化发展途中。两极分化是曆史上的阶级社会不可避免的归宿。

        大道废,始有仁义。共同富裕是历代先贤和劳动群众不懈的追求。在中国历史上,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“等贵贱,均贫富”“耕者有其田”等体现此类主张的口号屡次出现在农民起义的旗帜上。资本主义诞生500年以来的曆史,也是资本毛孔里滴着肮脏血液的历史,在资本主导下的社会里,共同富裕依然只是一个梦想。另一方面,从早期空想社会主义者开始,就批判资本的剥肖压迫,把“人人平等,个个幸福”作为自己的理想。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,为人类指明了新活法、新出路,也隻有在科学社会主义指导下,共同富裕才从空想变成了可能。

   
   

       中国共产党人追求人民的共同富裕,不是在今天,而在从革命之初就是如此,这也是共产党人的初心。这不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、社會主义的本质要求,也是现代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要求。

       共同富裕的社会才能平稳。在中国2000多年封建主义历史上,周期性的动荡和改朝换代是一个铁律。中國封建社会纵然有完备的政治法律制度,有丰富的教化思想和实践,也不足以使严重两极分化的社会保持稳定。廣大贫苦农民揭竿而起,几乎是每个朝代末世共同的现象。鲁迅先生说的好,“革命并非是叫人死,而是要人活的。”当社会的绝大多数人被压在最底层,要吃没吃、要喝没喝,饥寒交迫、走投无路的时候,革命就是人们生存的现实办法了。一旦革命起来,不光是要钱要粮要土地,而且还会要人命。历史的逻辑就是这样无情,如果社会上大多数穷人没法活下去,那富人的幸福生活也就到头了。在今天的社会里,人们追求的已经不光是吃饱饭,而是吃饭的權利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政治权利了。

       共同富裕才能持续发展。经济要可持续发展,必须要使社会简单再生产、扩大再生产能够可持续地进行下去。在封建社会,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占据主导地位。但是在社会两极分化的情况下,农民遭受严重的剥削,弄到最后连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,简单再生产也难以维持,社会也就到了崩溃的边缘。资本主义社会、社会主义社会,对应的是社会化大生產。这個时代的特点是,生产的目的主要的不是为了自给自足,而是為了交换。如果交换不能够順利进行,那么生产、交换、消费的循环链条就会被打断。简单再生产、扩大再生产也就谈不上了。随着在社会两极分化加剧,劳动群众的购买力也会萎缩,或者呈现出相對萎缩的态势,反过来又影响到再生产的进行。小平同志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。

       共同富裕的社会才有活力。在人类社会里,经济是基础,政治则是经济的集中体现。经济上的两极分化,一定会带来人们社会地位、教育条件就业状况等各方面的分化,并进而形成社会阶层的固化。这一点在当今美国和西方社会里,也表现得非常突出。在经历了几十年所谓“自我设计”“自我奋斗”“美国梦”等心灵鸡汤的影响之后,人们终于发现,在美妙的泡沫背后是冷酷的现实,龙生龙、凤生凤,并非只是过去的传说。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,通过开科取士、奖励军功等办法,打破门阀制度,给中下层子弟提供了上升的渠道和机会,也因而增加了社会的活力,但终究不能长久。当社会出现严重分化、固化的时候,处于下层的人们不光个人的生存状态受到严重影响,而且他们自身的责任感、创造力等也会大打折扣,整个社会的创造力、活力就会被窒息。甚至一些上升为统治阶级的知识分子也采取不合作态度,如历史上的竹林七贤就是这样。而每当出现这些景象的时候,都是社会要走向动乱的前兆。

        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,我们提倡共同富裕,是与中华民族复兴互为条件的。没有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,就不能调动起全体人民的同心同德共同奋斗的动力,就不能最大限度的凝聚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之力。反过来,我们要实现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不是把汉唐盛世再重现,也不是把西方模式在中国弄出复制版,而是要走出一条现代化的新路,走出一条人类制度的新路,这一条新路的重要特征之一,就是要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。

       可能有些人会说,共同富裕就是平均主义。这是把平均主义当做了两极分化的唯一反对面。我们主张的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共同富裕,是建立在按劳分配基础上的共同富裕。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是建立在按劳分配制度为主体的条件下的共同富裕,既不是两极分化,也不是平均主义,平均主义是不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。

       也可能有些人会说,共同富裕就是要杀富济贫。这同样是对党的政策的误解,甚至是故意耸人听闻。就像当年的人民解放军不是封建时代的农民起义军一样,我们追求的共同富裕也不是开仓放粮、吃大户那么简单。杀富济贫就可以实现共同富裕的观点,无非是马克思曾经批判过的暴力论观点的翻版。这不是共产党人的理念。共同富裕,不是简单地把合理合法富裕的人拉回不富裕的水平,而是要使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都获得提升。这归根到底是需要立足社会主义处级阶段的国情,通过完善社会主义的生产、分配、财税、福利等各方面制度,通过全体人民的共同奋斗,进一步发展社会生产力,解决发展不充分、不平衡的矛盾才能实现。这是一个等不得、急不得的系统工程。

       共同富裕,关乎国之大者。

 
(作者:祁金利,中共北京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副部长)
 
《中国集体经济》期刊 | 期刊简介 | 通知公告 | 联系方式 | 编委会 | 投稿须知 | 广告联系 | 理事会 | 人员查询
版权所有 Copyrights © 2021 中国集体经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8512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57

刷新 回顶部